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潇湘游子wgq的博客

畅抒胸臆,热诚交友,虔诚拜师,人生携手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湖南人,军旅生涯14载,做过记者、编辑,年过半百,已婚,育有一女,爱好文学、摄影,有相当数量的新闻、文学及摄影作品问世。为人有傲骨,无傲气,热情开朗,善解人意,有防人之心,无害人之意。 人生格言:锲而不舍,金石可镂,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)我和县局长联袂写新闻  

2015-11-11 21:23:39|  分类: 人生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 从事新闻采写工作30余年,跟无数通讯员合作过,但跟县局长联袂采写新闻,在我的记忆里,只有唯一的一次。

   跟我联袂采写新闻的主人翁叫黄定光,是1999年至2006年这一期间的广西灵川县邮政局局长。1990年4月,我在参加《人民邮电》报记者蔡惠群带队的采访组赴桂林龙胜县邮电局采访时,认识了时任该局局长的黄定光。此后,由于我在广西邮电报、广西邮政报工作,既做记者,也做编辑,而他也爱好写点新闻和文学作品,并且时不时投几篇稿子给我,于是乎,我们不仅熟识,而且还因此成了交心掏心的好朋友。

   2001年春季的一天,黄局长打电话告诉我,说他刚从他们县的潭下支局回来,同时郑重其事地告诉我,这次他到潭下支局去检查、调研工作时,发现了一个很好的新闻素材,这个素材是:潭下驻扎着一支驻军,这个部队有干部战士200多人,整个部队信件和包裹的收寄、现金的汇兑以及每年近2万元钱的报刊订阅工作,都是由潭下支局承担。早在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,这里通信不发达,加上驻地偏僻,部队与外界的通信绝大部分得依靠“鸿雁传书”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邮递员成了部队干部战士天天最想见的人;也就是从那时起,部队首长指示:在食堂里为邮递员摆上就餐的专用碗。从1990年至今的11年间,阳新福、邓伟、秦加林三任投递员先后为这个部队服务过,并且至今还在一如既往地服务着。

   听了黄局长简单的叙述,我顿时敏感地觉得这是一个体现军民鱼水情的好素材,由于我当时工作较繁忙,没时间前往采访,就只好对黄局长说:“黄局长,这个题材非常不错,你的文字水平挺高的,你先去采写吧,写出来我帮你改。”

   得到了我的充分肯定,黄局长真的就迅速去进行了采访,同时在短短的几天里就把稿子传给了我。我认真细致地阅读了黄局长的稿子,觉得整体而言还不错,就只给他顺了顺文字,然后很快发表在了广西邮政报上。

   稿子登出来之后,我仔细品味,怎么看都觉得不怎么过瘾,因为黄局长给稿子取的题目叫做《“编外碗”的故事》,从字面上体现不出邮政与部队的关系,此外,叙述稍显简单,缺乏生动感人的故事性。心想,这么好的题材,仅仅发表在我们小小的广西邮政报上岂不可惜?这么心有不甘地想着想着,终于有一天等到了去桂林采访的机会,趁着这个机会,我专程到离桂林仅几公里的灵川县潭下支局,认真细致地采访了先后为驻军服务的三位投递员,和驻扎在这里的部队首长。在获得了更细致、更生动的素材后,我在黄局长的稿子基础上做了较大修改和补充:首先。在题目上,我将原标题《“编外碗”的故事》改成了《军营有只“邮政碗”》,这样一改,新闻写作对象一下子就凸显了出来。其次,我对原稿在层次上和文字上进行了较大调整和润色,修改后成了这样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军营有只“邮政碗”

  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广西灵川县沿口某部队的机关食堂里,有一只独立于干部战士碗具之外的碗,这只碗在这个部队一摆就是11年。干部战士和邮政员工都亲切地称它为“邮政碗”。
       虽然这只碗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,但它却盛着军民鱼水深情,盛着一个个军爱民、民拥军的动人故事。
       这个部队有干部战士200多人,整个部队信件和包裹的收寄、现金的汇兑以及每年近2万元钱的报刊订阅工作,都是由灵川县邮政局潭下支局承担。早在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,这里通信不发达,加上驻地偏僻,部队与外界的通信绝大部分得依靠“鸿雁传书”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邮递员成了部队干部战士天天最想见的人;也就是从那时起,部队首长指示:在食堂里为邮递员摆上就餐的专用碗。
       1990年至今的11年间,阳新福、邓伟、秦加林三任投递员先后为这个部队服务过。回忆起那只“邮政碗”,第一任投递员阳新福显得格外激动。他说,每次一到这个部队,干部战士就里三层、外三层把他围了起来,看看有没有自己的信件;签收手续还没有办完,部队的通信员就拉着他去食堂就餐;刚到食堂,炊事员就把热腾腾的饭菜端到了他面前,如同款待上宾一样。逢年过节,部队首长还总是盛情挽留他在部队欢度节日。
       提到那只“邮政碗”,第二任投递员邓伟深情地回忆说,他虽然只为部队投递服务了三年多的时间,但那只“邮政碗”以及与那只“邮政碗”相关的日子他终身难忘。一次,邓伟骑的自行车坏在了途中,部队首长得知后,专门派了
一辆吉普车送他“跑”完全部邮路,又把他送回支局。三年里,每年的“八一”、“
中秋”、“国庆”他都是跟部队干部战士一起度过的。好几次,部队开联欢会,还专门开车到支局接他参加。因此,每当他端起那只“邮政碗”的时候,他就会感到特别的温暖和亲切。
       1995年至今,第三任投递员秦加林接手了投递工作。他在这个位置上一干就是7年。他继承了前两任投递员热心为子弟兵服务的精神,认真负责,一丝不苟。部队的报刊他按时收订,及时投寄;干部战士的信件、包裹、汇款大多都是请他寄递、捎带,他从没有遗漏和丢失过,也没有少给过干部战士一分钱。如今,他做投递员的条件已今非昔比,摩托车已代替了当年的自行车,往返于部队与邮政支局的时间大大缩短,因此,他已基本不需要在部队就餐了。但是,那只“邮政碗”却没有被撤走。部队首长指示:只要部队跟邮政的联系还存在,“邮政碗”就永不撤走!
      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11年来,部队的干部战士换了一茬又一茬,而邮递员也已经是第三任,然而,那只“邮政碗”依然一如既往地摆在军营食堂里,向人们讲述着发生在人民子弟兵与“绿衣人”之间的动人故事……

   这篇稿子我先后投往了中国邮政报和光明日报。中国邮政报采用的标题是:《“邮政碗”讲述军民鱼水深情》,而光明日报没做修改,采用的仍然是我的原标题:《军营有只“邮政碗”》。

  后来,这篇稿子被国家邮政局和光明日报联合举办的“纪念邮发报刊50周年”组委会收录进了《鸿雁新曲》专集,国家邮政局局长刘立清还为这本专集做了序。他在序中写道:“在广西灵川县某部队的机关食堂里,多年来一直摆放着一只‘邮政碗’,它向人们讲述着发生在人民子弟兵与‘绿衣人’之间的那些动人故事。”

  说这篇稿子获得了成功,我想恐怕不会有人否认吧?虽然,这篇稿子的成功跟我有很大关系,但是我一直觉得最大的功臣还是黄局长,因为没有他的发现,也就不会有我跟他的愉快和成功合作,更不可能有这篇新闻作品的诞生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于2015年11月10日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